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9 戚宦相争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89年到公元131年。

  • 公元89年(汉和帝刘肇永元元年)

    六月,窦宪、耿秉与南匈奴大破北匈奴。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夏六月,车骑将军窦宪出鸡鹿塞,度辽将军邓鸿出稒阳塞,南单于出满夷谷,与北匈奴战于稽落山,大破之,追至私渠比鞮海。”

    窦宪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窦宪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北单于遣弟右温禺鞮王奉奏贡献。”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8 明章之治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45年到公元88年(汉章帝驾崩)。

  • 公元45年(汉光武帝建武21年)

    四月,安定属国胡叛,屯聚青山,遣将兵长史陈䜣讨平之。

    《后汉书·光武帝纪》:“夏四月,安定属国胡叛,屯聚青山,遣将兵长史陈䜣讨平之。”

    秋,鲜卑寇辽东,辽东太守祭肜破之。

    《后汉书·光武帝纪》:“秋,鲜卑寇辽东,辽东太守祭肜大破之。”

    《后汉书·铫期王霸祭遵列传》:“当是时,匈奴、鲜卑及赤山乌桓连和强盛,数入塞杀略吏人。朝廷以为忧,益增缘边兵,郡有数千人,又遣诸将分屯障塞。帝以肜为能,建武十七年,拜辽东太守。至则励兵马,广斥候。肜有勇力,能贯三百斤弓。虏每犯塞,常为士卒前锋。二十一年秋,鲜卑万余骑寇辽东,肜率数千人迎击之,自被甲陷陈,虏大奔,投水死者过半,遂穷追出塞,虏急,皆弃兵祼身散走,斩首三千余级,获马数千匹。自是后鲜卑震怖,畏肜不敢复窥塞。”


    十月,马援出塞击乌桓,不克。

    《后汉书·光武帝纪》:“冬十月,遣伏波将军马援出塞击乌桓,不克。”

    匈奴寇上谷、中山。

    《后汉书·光武帝纪》:“匈奴寇上谷、中山。”

    《后汉书·南匈奴列传》:“二十一年冬,复寇上谷、中山,杀略抄掠甚众,北边无复宁岁。”

    鄯善、车师等十六国奉献,请置都护,光武帝以中国新定,拒绝。

    《后汉书·光武帝纪》:“其冬,鄯善王、车师王等十六国皆遣子入侍奉献,愿请都护。帝以中国初定,未遑外事,乃还其侍子,厚加赏赐。”

    《后汉书·西域传》:“武帝时,西域内属,有三十六国。汉为置使者、校尉领护之。宣帝改曰都护,元帝又置戊己二校尉,屯田于车师前王庭。哀平间,自相分割为五十五国。王莽篡位,贬易侯王,由是西域怨叛,与中国遂绝,并复役属匈奴。匈奴敛税重刻,诸国不堪命,建武中,皆遣使求内属,愿请都护。光武以天下初定,未遑外事,竟不许之。”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7 光武中兴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23年到公元45年(东汉统一)。

  • 公元24年(刘玄更始2年)

    春,信都、和戎郡归附刘秀,刘秀击降堂阳、贳县,昌城、下曲阳、真定归附;刘秀拔卢奴、元氏、房子,击斩王郎将李恽于鄗,至柏人复破王郎将李育。

    《后汉书·光武帝纪》:“二年正月,光武以王郎新盛,乃北徇蓟。王郎移檄购光武十万户,而故广阳王子刘接起兵蓟中以应郎,城内扰乱,转相惊恐,言邯郸使者方到,二千石以下皆出迎。于是光武趣驾南辕,晨夜不敢入城邑,舍食道傍。至饶阳,官属皆乏食。光武乃自称邯郸使者,入传舍。传吏方进食,从者饥,争夺之。传吏疑其伪,乃椎鼓数十通,绐言邯郸将军至,官属皆失色。光武升车欲驰;既而惧不免,徐还坐,曰:「请邯郸将军入。」久乃驾去。传中人遥语门者闭之。门长曰:「天下讵可知,而闭长者乎?」遂得南出。晨夜兼行,蒙犯霜雪,天时寒,面皆破裂。至呼沱河,无船,适遇冰合,得过,未毕数车而陷。进至下博城西,遑惑不知所之。有白衣老父在道旁,指曰:「努力!信都郡为长安守,去此八十里。」光武即驰赴之,信都太守任光开门出迎。世祖因发旁县,得四千人,先击堂阳、贳县,皆降之。王莽和成卒正邳彤亦举郡降。又昌城人刘植,宋子人耿纯,各率宗亲子弟,据其县邑,以奉光武。于是北降下曲阳,众稍合,乐附者至有数万人。

    复北击中山,拔卢奴。所过发奔命兵,移檄边部,共击邯郸,郡县还复响应。南击新市、真定、元氏、防子,皆下之,因入赵界。

    时王郎大将李育屯柏人,汉兵不知而进,前部偏将朱浮、邓禹为育所破,亡失辎重。光武在后闻之,收浮、禹散卒,与育战于郭门,大破之,尽得其所获。育还保城,攻之不下,于是引兵拔广阿。”

    《后汉书·王刘张李彭卢列传》:“明年,光武自蓟得郎檄,南走信都,发兵徇帝县,遂攻柏人,不下。议者以为守柏人不如定巨鹿,光武乃引兵东北围巨鹿。郎太守王饶据城,数十日连攻不克。耿纯说曰:「久守王饶,士众疲敝,不如及大兵精锐,进攻邯郸。若王郎已诛,王饶不战自服矣。」光武善其计,乃留将军邓满守巨鹿,而进军邯郸,屯其郭北门。”

    《后汉纪·光武皇帝纪卷第二》:“二年春正月,公到蓟。王郎购公十万户,蓟中惊恐,言郎使者方至,太守已下皆出城迎。公见官属议,耿弇曰:「今兵从南方来,不可南行。上谷太守耿况,〔即弇父也〕,渔阳太守彭宠,公邑人也,发此两〔郡〕(都)控弦强弩万骑,所向无前,邯郸不足平也。」公曰:「卿言善!」时公官属尽南方人,莫有欲北者,皆曰:「死南首,奈何北行?」公指弇曰:「是我北道主人。」公驾出,官属不尽相及。弇与公相失,道路扰攘,皆欲击公,铫期奋戟在前,嗔目叱之。至城门,已闭矣,攻之得出。兼晨夜,蒙霜雪,所过城邑不敢入,或绝日不食。至饶阳芜萋亭,冯异进豆粥,公曰:「得公孙豆粥,饥寒俱解。」公将出,或曰:「闭之。」亭长曰:「天下讵可知,何闭长者为!」遂南行。

    至呼沱河,导吏还言河水流澌,无船,不可渡。官属皆失色。公遣王霸视之,信然。霸恐惊众,〔虽〕不可渡,且前依水为阻,即言︰「冰坚可渡。」士众大喜。比至,冰合可涉。既渡,公谓霸曰:「安吾众令渡者,卿力也。」霸曰:「此明公至德,神灵之佑,虽武王渡河白鱼之应,无以加也。」公曰:「王霸权时以安众,是天瑞也。为善不赏,无以劝后。」以霸为军正,赐爵关内侯。

    于是未知所之,有老公在道旁,曰:「信都为长安守,去此八十里。」乃至信都。太守任光、都尉李忠闻世祖至,开门出迎。世祖见光,喜曰:「伯卿,兵少不足用,如何?」光曰:「可发奔命攻旁县,不降者掠之。兵贪财物,可大致也。」以光为左大将军,封武成侯。忠为右大将军,封武固侯。

    光字伯卿,南阳宛人。好黄、老言,为人纯厚,乡里爱之。(知)汉兵至宛,或见光衣服鲜明,欲杀之。解衣未已,会安城侯刘赐适至,见光容貌长者,救全之。因率党与从赐,为偏将军,与世祖共破二公于昆阳。后更始拜光为信都太守。

    李忠字仲卿,东莱人。以好礼称。王莽时为信都都尉。更始立,以忠郡中为所敬信,即拜忠为都尉,兼玺书劳勉焉。王郎起,光与忠发兵固守。廷掾有持郎檄诣府者,光斩之,以令百姓。

    邳彤字伟君,信都人。王莽时,分巨鹿为和成郡,以彤为郡卒正。公之平河北,彤举城降,复以彤为太守。是时郡县得王郎檄,皆望风向应,唯信都、和成二郡不降。彤闻公来失众,使五官掾张万将精骑二千诣公所。彤与公会信都,议者或言可因信都兵自送入关。彤庭对曰:「议者之言皆非也。何者?吏民思汉久矣,故更始之立,天下向应,当此之时,一夫大呼,无不捐城遁逃,虏伏请降。自上古已来,用兵之盛,未有如此者也。邯郸刘胡子等假此威势,惑乱吏民,诈以卜者王郎为成帝子,拥而立之,其众乌合,无有根本之固。明公奋二郡之兵,扬向应之威,以攻则何城不克,以战则何军不服?今释此而西归,非徒亡失河北,又惊动三辅,其隳损威重,安可量也?明公审无征伐之计,则虽信都之众,难可合也。何者?明公西,则邯郸、和成民不肯捐弃亲戚而千里送公,其离散逃亡,诚可必见。」以彤为后大将军。

    世祖使宗广守信都,李忠、邳彤征伐。

    耿纯率宗族二百余人,老者载棺而随之,及宾客二千人,并衣襦迎公于贯。巨鹿人刘植亦率宾客数十人,开城门迎。公大悦,以纯为前将军,植为骁骑将军。耿〔纯〕(况)攻〔下曲阳〕,皆下之。众益盛,乃渡呼沱,攻中山,所过郡县,望风影附。耿纯使从弟欣归烧宗室庐舍。公以问纯,纯曰:「窃见明公单车临河北,非有府藏之畜、重赏甘饵以聚人者也,接下以至诚,待之以恩德,是以士众旁来,思乐僵仆。今邯郸自立,北州疑惑,纯虽举宗归命,老弱充行,犹恐宗人宾客卒有异心,无以自固,燔烧庐舍,绝其反顾之望。」公善之。”

    南郑人延岑起兵据汉中,汉中王嘉击降之。

    《后汉书·宗室四王三侯列传》:“顺阳怀侯嘉字孝孙,光武族兄也。父宪,舂陵侯敞同产弟。嘉少孤,性仁厚,南顿君养视如子,后与伯升俱学长安,习《尚书》、《春秋》。

    及义兵起,嘉随更始征伐。汉军之败小长安也。嘉妻子遇害。更始即位,以为偏将军。及攻破宛,封兴德侯,迁大将军。击延岑于冠军,降之。更始既都长安,以嘉为汉中王、扶威大将军,持节就国,都于南郑,众数十万。”

    《资治通鉴·汉纪三十一·淮阳王更始二年》:“南郑人延岑起兵据汉中,汉中王嘉击降之,有众数十万。”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6 王莽篡汉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32年到公元23年(新朝灭亡)。

  • 公元前32年(汉成帝刘骜建始元年)

    姚尹等使匈奴还。

    《汉书·成帝纪》:“二月,右将军长史姚尹等使匈奴还,去塞百余里,暴风火发,烧杀尹等七人。”

    罢上林诏狱。

    《汉书·成帝纪》:“罢上林诏狱。”

    颜师古注:汉旧仪云上林诏狱主治苑中禽兽宫馆事,属水衡。

    石显失权。

    《汉书·佞幸传》:“元帝晚节寝疾,定陶恭王爱幸,显拥佑太子颇有力。元帝崩,成帝初即位,迁显为长信中太仆,秩中二千石。显失倚,离权数月,丞相御史条奏显旧恶,及其党牢梁、陈顺皆免官。显与妻子徙归故郡,忧满不食,道病死。诸所交结,以显为官,皆废罢。少府五鹿充宗左迁玄菟太守,御史中丞伊嘉为雁门都尉。长安谣曰:「伊徙雁,鹿徙菟,去牢与陈实无贾。」”

阅读全文 »

本人的网站虽然很简单,但是还是把它 Docker 化了,为此专门写了一个 docker-compose.yml,把 Nginx 、评论系统和数据库的启动写了进去,现在运行起来十分稳定(评论系统出了问题挂掉了,Docker 还会帮我自动重启,美滋滋)(把数据库从 MySQL 迁移到 MariaDB 也十分顺滑,想当年我把 MySQL 卸载后再安装 MariaDB 竟然导致了 systemd 出问题,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

真实 IP 的获取

我的评论系统会记录访问用户的 IP,用来看着好玩,以及找出我自己的 IP 然后清空自己的浏览记录(瞬间变成 0,尴尬)。由于我的配置是评论系统前面用 nginx 做反代,那么评论系统直接收到的消息其来源是运行 nginx 这个容器的 IP。因此,我们需要后台服务程序和 nginx 相互配合,nginx 向后台服务程序提供客户端的 IP,后台服务程序读取这个 IP 并记录,即可。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5 昭宣之治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86年到公元前33年(汉元帝驾崩)。

  • 公元前86年(汉昭帝刘弗陵始元元年)

    刘旦、刘泽谋反,伏诛。

    《汉书·昭帝纪》:“八月,齐孝王孙刘泽谋反,欲杀青州刺史隽不疑,发觉,皆伏诛。”

    《汉书·武五子传》:“燕刺王旦赐策曰:「呜呼!小子旦,受兹玄社,建尔国家,封于北土,世为汉籓辅。呜呼!薰鬻氏虐老兽心,以奸巧边氓。朕命将率,租征厥罪。万夫长、千夫长,三十有二帅,降旗奔师。薰鬻徙域,北州以妥。悉尔心,毋作怨,毋作棐德,毋乃废备。非教士不得从征。王其戒之!」

    旦壮大就国,为人辩略,博学经书、杂说,好星历、数术、倡优、射猎之事,招致游士。及卫太子败,齐怀王又薨,旦自以次第当立,上书求入宿卫。上怒,下其使狱。后坐臧匿亡命,削良乡、安次、文安三县。武帝由是恶旦,后遂立少子为太子。

    帝崩,太子立,是为孝昭帝,赐诸侯王玺书。旦得书,不肯哭,曰:「玺书封小。京师疑有变。」遣幸臣寿西长、孙纵之、王孺等之长安,以问礼仪为名。王孺见执金吾广意,问:「帝崩所病?立者谁子?年几岁?」广意言:「待诏五莋宫,宫中讙言帝崩,诸将军共立太子为帝,年八九岁,葬时不出临。」归以报王。王曰:「上弃群臣,无语言,盖主又不得见,什可怪也。」复遣中大夫至京师上书言:「窃见孝武皇帝躬圣道,孝宗庙,慈爱骨肉,和集兆民,德配天地,明并日月,威武洋溢,远方执宝而朝,增郡数十,斥地且倍,封泰山,禅梁父,巡狩天下,远方珍物陈于太庙,德甚休盛,请立庙郡国。」奏报闻。时大将军霍光秉政,褒赐燕王钱三千万,益封万三千户。旦怒曰:「我当为帝,何赐也!」遂与宗室中山哀王子刘长、齐孝王孙刘泽等结谋,诈言以武帝时受诏,得职吏事,修武备,备非常。

    长于是为旦命令群臣曰:「寡人赖先帝休德,获奉北籓,亲受明诏,职吏事,领库兵,饬武备,任重职大,夙夜兢兢,子大夫将何以规佐寡人?且燕国虽小,成周之建国也,上自召公,下及昭、襄,于今千载,岂可谓无贤哉?寡人束带听朝三十余年,曾无闻焉。其者寡人之不及与?意亦子大夫之思有所不至乎?其咎安在?方今寡人欲挢邪防非,章闻扬和,抚慰百姓,移风易俗,厥路何由?子大夫其各悉心以对,寡人将察焉。」

    群臣皆免冠谢。郎中成轸谓旦曰:「大王失职,独可起而索,不可坐而得也。大王一起,国中虽女子皆奋臂随大王。」旦曰:「前高后时,伪立子弘为皇帝,诸侯交手事之八年。吕太后崩,大臣诛诸吕,迎立文帝,天下乃知非孝惠子也。我亲武帝长子,反不得立,上书请立庙,又不听。立者疑非刘氏。」

    即与刘泽谋为奸书,言少帝非武帝子,大臣所共立,天下宜共伐之。使人传行郡国,以摇动百姓。泽谋归发兵临淄,与燕王俱起。旦遂招来郡国奸人,赋敛铜铁作甲兵,数阅其车骑材官卒,建旌旗鼓车,旄头先驱,郎中侍从者着貂羽,黄金附蝉,皆号侍中。旦从相、中尉以下,勒车骑,发民会围,大猎文安县,以讲士马,须期日。郎中韩义等数谏旦,旦杀义等凡十五人。会瓶侯刘成知泽等谋,告之青州刺史隽不疑,不疑收捕泽以闻。天子遣大鸿胪丞治,连引燕王。有诏勿治,而刘泽等伏诛。益封瓶侯。”

    《资治通鉴·汉纪十五·始元元年》:“武帝初崩,赐诸侯王玺书。燕王旦得书不肯哭,曰:「玺书封小,京师疑有变。」遣幸臣寿西长、孙纵之、王孺等之长安,以问礼仪为名,阴刺候朝廷事。及有诏褒赐旦钱三十万,益封万三千户,旦怒曰:「我当为帝,何赐也!」遂与宗室中山哀王子长、齐孝王孙泽等结谋,诈言以武帝时受诏,得职吏事,修武备,备非常。郎中成轸谓旦曰:「大王失职,独可起而索,不可坐而得也。大王壹起,国中虽女子皆奋臂随大王。」旦即与泽谋,为奸书,言:「少帝非武帝子,大臣所共立;天下宜共伐之!」使人传行郡国以摇动百姓。泽谋归发兵临菑,杀青州刺史隽不疑。旦招来郡国奸人,赋敛铜铁作甲兵,数阅其车骑、材官卒,发民大猎以讲士马,须期日。郎中韩义等数谏旦,旦杀义等凡十五人。会瓶侯成知泽等谋,以告隽不疑。八月,不疑收捕泽等以闻。天子遣大鸿胪丞治,连引燕王。有诏,以燕王至亲,勿治;而泽等皆伏诛。迁隽不疑为京兆尹。不疑为京兆尹,吏民敬其威信。每行县、录囚徒还,其母辄问不疑:「有所平反?活几何人?」即不疑多有所平反,母喜笑异于他时;或无所出,母怒,为不食。故不疑为吏,严而不残。”

    益州夷皆反。

    《汉书·昭帝纪》:“益州廉头、姑缯、牂柯谈指、同并二十四邑皆反。”

    《汉书·西南夷两粤朝鲜传》:“后二十三岁,孝昭始元元年,益州廉头、姑缯民反,杀长吏。牂柯、谈指、同并等二十四邑,凡三万余人皆反。”

    《资治通鉴·汉纪十五·始元元年》:“夏,益州夷二十四邑、三万余人皆反。”

    吕破胡讨西南夷。

    《汉书·昭帝纪》:“遣水衡都尉吕破胡募吏民及发犍为、蜀郡奔命击益州,大破之。”

    《汉书·西南夷两粤朝鲜传》:“遣水衡都尉发蜀郡、犍为奔命万余人撃牂柯,大破之。”

    昭宣之治。

    《汉书·昭帝纪》:“赞曰:昔周成以孺子继统,而有管、蔡四国流言之变。孝昭幼年即位,亦有燕、盍、上官逆乱之谋。成王不疑周公,孝昭委任霍光,各因其时以成名,大矣哉!承孝武奢侈余敝师旅之后,海内虚耗,户口减半,光知时务之要,轻繇薄赋,与民休息。至始元、元凤之间,匈奴和亲,百姓充实。举贤良文学,问民所疾苦,议盐铁而罢榷酤,尊号曰「昭」,不亦宜乎!”

    《汉书·宣帝纪》:“赞曰:孝宣之治,信赏必罚,综核名实,政事文学法理之士咸精其能,至于技巧工匠器械,自元、成间鲜能及之,亦足以知吏称其职,民安其业也。遭值匈奴乖乱,推亡固存,信威北夷,单于慕义,稽首称藩。功光祖宗,业垂后嗣,可谓中兴,侔德殷宗、周宣矣。”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4 汉武雄风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140年到公元前87年(汉武帝驾崩)。

  • 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刘彻建元元年)

    武帝建元。

    《汉书·武帝纪》:“孝武皇帝讳彻,景帝中子也,母曰王美人。年四岁立为胶东王。七岁为皇太子,母为皇后。十六岁,后三年正月,景帝崩。甲子,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太后窦氏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三月,封皇太后同母弟田蚡、胜皆为列侯。

    建元元年冬十月,诏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诸侯相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丞相绾奏:「所举贤良,或治申、商、韩非、苏秦、张仪之言,乱国政,请皆罢。」奏可。”

    尊儒术。

    《汉书·武帝纪》:“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

    第一次币制改革,行三铢钱。

    《汉书·武帝纪》:“春二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年八十复二算,九十复甲卒。行三铢钱。”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3 大汉天下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190年到公元前141年(汉武帝即位)。

  • 公元前190年(汉惠帝5年)

    长安城墙建成。

    《史记·吕太后本纪》:“三年,方筑长安城,四年就半,五年六年城就。诸侯来会。十月朝贺。”

    《汉书·惠帝纪》:“春正月,复发长安六百里内男女十四万五千人城长安,三十日罢。”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2 楚汉争霸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206年到公元前192年。

秦亡后项羽分封诸侯图

  • 公元前206年(汉王刘邦元年,西楚霸王项羽元年)

    二月,项羽分封诸侯。

    《史记·项羽本纪》:“项王使人致命怀王。怀王曰:「如约。」乃尊怀王为义帝。项王欲自王,先王诸将相。谓曰:「天下初发难时,假立诸侯后以伐秦。然身被坚执锐首事,暴露于野三年,灭秦定天下者,皆将相诸君与籍之力也。义帝虽无功,故当分其地而王之。」诸将皆曰:「善。」乃分天下,立诸将为侯王。项王、范增疑沛公之有天下,业已讲解,又恶负约,恐诸侯叛之,乃阴谋曰:「巴、蜀道险,秦之迁人皆居蜀。」乃曰:「巴、蜀亦关中地也。」故立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中,都南郑。而三分关中,王秦降将以距塞汉王。项王乃立章邯为雍王,王咸阳以西,都废丘。长史欣者,故为栎阳狱掾,尝有德于项梁;都尉董翳者,本劝章邯降楚。故立司马欣为塞王,王咸阳以东至河,都栎阳;立董翳为翟王,王上郡,都高奴。徙魏王豹为西魏王,王河东,都平阳。瑕丘申阳者,张耳嬖臣也,先下河南,迎楚河上,故立申阳为河南王,都雒阳。韩王成因故都,都阳翟。赵将司马卬定河内,数有功,故立卬为殷王,王河内,都朝歌。徙赵王歇为代王。赵相张耳素贤,又从入关,故立耳为常山王,王赵地,都襄国。当阳君黥布为楚将,常冠军,故立布为九江王,都六。鄱君吴芮率百越佐诸侯,又从入关,故立芮为衡山王,都邾。义帝柱国共敖将兵击南郡,功多,因立敖为临江王,都江陵。徙燕王韩广为辽东王。燕将臧荼从楚救赵,因从入关,故立荼为燕王,都蓟。徙齐王田市为胶东王。齐将田都从共救赵,因从入关,故立都为齐王,都临菑。故秦所灭齐王建孙田安,项羽方渡河救赵,田安下济北数城,引其兵降项羽,故立安为济北王,都博阳。田荣者,数负项梁,又不肯将兵从楚击秦,以故不封。成安君陈馀弃将印去,不从入关,然素闻其贤,有功于赵,闻其在南皮,故因环封三县。番君将梅鋗功多,故封十万户侯。项王自立为西楚霸王,王九郡,都彭城。”

    《汉书·高帝纪上》:“二月,羽自立为西楚霸王,王梁、楚地九郡,都彭城。背约,更立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中四十一县,都南郑。三分关中,立秦三将:章邯为雍王,都废丘;司马欣为塞王,都栎阳;董翳为翟王,都高奴。楚将瑕丘申阳为河南王,都洛阳。赵将司马卬为殷王,都朝歌。当阳君英布为九江王,都六。怀王柱国共敖为临江王,都江陵。番君吴芮为衡山王,都邾。故齐王建孙田安为济北王。徙魏王豹为西魏王,都平阳。徙燕王韩广为辽东王。燕将臧荼为燕王,都蓟。徙齐王田市为胶东王。齐将田都为齐王,都临菑。徙赵王歇为代王。赵相张耳为常山王。汉王怨羽之背约,欲攻之,丞相萧何谏,乃止。”

    《资治通鉴·汉纪一·高帝元年》:“项羽使人致命怀王,怀王曰:「如约。」项羽怒曰:「怀王者,吾家所立耳,非有功伐,何以得专主约!天下初发难时,假立诸侯后以伐秦。然身被坚执锐首事,暴露于野三年,灭秦定天下者,皆将相诸君与籍之力也。怀王虽无功,固当分其地而王之。」诸将皆曰:「善!」春,正月,羽阳尊怀王为义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乃徙义帝于江南,都郴。

    二月,羽分天下王诸将。羽自立为西楚霸王,王梁、楚地九郡,都彭城。羽与范增疑沛公,而业已讲解,又恶负约,乃阴谋曰:「巴、蜀道险,秦之迁人皆居之。」乃曰:「巴、蜀亦关中地也。」故立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中,都南郑。而三分关中,王秦降将,以距塞汉路。章邯为雍王,王咸阳以西,都废丘。长史欣者,故为栎阳狱掾,尝有德于项梁;都尉董翳者,本劝章邯降楚。故立欣为塞王,王咸阳以东,至河,都栎阳;立翳为翟王,王上郡,都高奴。项羽欲自取梁地,乃徙魏王豹为西魏王,王河东,都平阳。瑕丘申阳者,张耳嬖臣也,先下河南郡,迎楚河上,故立申阳为河南王,都洛阳。韩王成因故都,都阳翟。赵将司马卬定河内,数有功,故立卬为殷王,王河内,都朝歌。徙赵王歇为代王。赵相张耳素贤,又从入关,故立耳为常山王,王赵地,治襄国。当阳君黥布为楚将,常冠军,故立布为九江王,都六。番君吴芮率百越佐诸侯,又从入关,故立芮为衡山王,都邾。义帝柱国共敖将军击南郡,功多,因立敖为临江王,都江陵。徙燕王韩广为辽东王,都无终。燕将臧荼从楚救赵,因从入关,故立荼为燕王,都蓟。徙齐王田市为胶东王,都即墨。齐将田都从楚救赵,因从入关,故立都为齐王,都临菑。项羽方渡河救赵,田安下济北数城,引其兵降项羽,故立安为济北王,都博阳。田荣数负项梁,又不肯将兵从楚击秦,以故不封。成安君陈馀弃将印去,不从入关,亦不封。客多说项羽曰:「张耳、陈馀,一体有功于赵,今耳为王,余不可以不封。」羽不得已,闻其在南皮,因环封之三县。番君将梅鋗功多,封十万户侯。

    汉王怒,欲攻项羽,周勃、灌婴、樊哙皆劝之。萧何谏曰:「虽王汉中之恶,不犹愈于死乎?」汉王曰:「何为乃死也?」何曰:「今众弗如,百战百败,不死何为!夫能诎于一人之下而信于万乘之上者,汤、武是也。臣愿大王王汉中,养其民以致贤人,收用巴、蜀,还定三秦,天下可图也。」汉王曰:「善!」乃遂就国,以何为丞相。汉王赐张良金百镒,珠二斗;良具以献项伯。汉王亦因令良厚遗项伯,使尽请汉中地,项王许之。夏,四月,诸侯罢戏下兵,各就国。项王使卒三万人从汉王之国。楚与诸侯之慕从者数万人,从杜南入蚀中。张良送至褒中,汉王遣良归韩;良因说汉王烧绝所过栈道,以备诸侯盗兵,且示项羽无东意。”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1 秦朝盛衰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221年到公元前207年(秦朝灭亡)。

  •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帝26年)

    齐国不战而降。

    《史记·秦始皇本纪》:“二十六年,齐王建与其相后胜发兵守其西界,不通秦。秦使将军王贲从燕南攻齐,得齐王建。天下壹并于秦,秦王政立号为皇帝。始,君王后贤,事秦谨,与诸侯信,齐亦东边海上,秦日夜攻三晋、燕、楚,五国各自救于秦,以故王建立四十余年不受兵。君王后死,后胜相齐,多受秦闲金,多使宾客入秦,秦又多予金,客皆为反闲,劝王去从朝秦,不修攻战之备,不助五国攻秦,秦以故得灭五国。五国已亡,秦兵卒入临淄,民莫敢格者。王建遂降,迁于共。故齐人怨王建不蚤与诸侯合从攻秦,听奸臣宾客以亡其国,歌之曰:「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疾建用客之不详也。”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四十四年,秦兵击齐。齐王听相后胜计,不战,以兵降秦。秦虏王建,迁之共。遂灭齐为郡。”

    《资治通鉴·秦纪二·始皇帝二十六年》:“王贲自燕南攻齐,卒入临淄,民莫敢格者。秦使人诱齐王,约封以五百里之地。齐王遂降,秦迁之共,处之松柏之间,饿而死。齐人怨王建不早与诸侯合从,听奸人宾客以亡其国,歌之曰:「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疾建用客之不详也。”

    秦王政称始皇帝。

    《史记·秦始皇本纪》:“秦王初并天下,令丞相、御史曰:「异日韩王纳地效玺,请为藩臣,已而倍约,与赵、魏合从畔秦,故兴兵诛之,虏其王。寡人以为善,庶几息兵革。赵王使其相李牧来约盟,故归其质子。已而倍盟,反我太原,故兴兵诛之,得其王。赵公子嘉乃自立为代王,故举兵击灭之。魏王始约服入秦,已而与韩、赵谋袭秦,秦兵吏诛,遂破之。荆王献青阳以西,已而畔约,击我南郡,故发兵诛,得其王,遂定其荆地。燕王昏乱,其太子丹乃阴令荆轲为贼,兵吏诛,灭其国。齐王用后胜计,绝秦使,欲为乱,兵吏诛,虏其王,平齐地。寡人以眇眇之身,兴兵诛暴乱,赖宗庙之灵,六王咸伏其辜,天下大定。今名号不更,无以称成功,传后世。其议帝号。」丞相绾、御史大夫劫、廷尉斯等皆曰:「昔者五帝地方千里,其外侯服夷服诸侯或朝或否,天子不能制。陛下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天下,海内为郡县,法令由一统,自上古以来未尝有,五帝所不及。臣等谨与博士议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臣等昧死上尊号,王为『泰皇』。命为『制』,令为『诏』,天子自称曰『朕』。」王曰:「去『泰』,着『皇』,采上古『帝』位号,号曰『皇帝』。他如议。」制曰:「可。」追尊庄襄王为太上皇。制曰:「朕闻太古有号毋谥,中古有号,死而以行为谥。如此,则子议父,臣议君也,甚无谓,朕弗取焉。自今已来,除谥法。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

    《资治通鉴·秦纪二·始皇帝二十六年》:“王初并天下,自以为德兼三皇,功过五帝,乃更号曰「皇帝」,命为「制」,令为「诏」,自称曰「朕」。追尊庄襄王为太上皇。制曰:「死而以行为谥,则是子议父,臣议君也,甚无谓。自今以来,除谥法。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

    屠睢南征百越。

    《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又使尉佗屠睢将楼船之士南攻百越,使监禄凿渠运粮,深入越,越人遁逃。旷日持久,粮食绝乏,越人击之,秦兵大败。秦乃使尉佗将卒以戍越。”

    《淮南子·人间传》:“又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乃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为五军,一军塞镡城之岭,一军守九疑之塞,一军处番禺之都,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余干之水,三年不解甲弛弩,使监禄无以转饷,又以卒凿渠而通粮道,以与越人战,杀西呕君译吁宋。而越人皆入丛薄中,与禽兽处,莫肯为秦虏。相置桀骏以为将,而夜攻秦人,大破之,杀尉屠睢,伏尸流血数十万。乃发适戍以备之。”

    置三十六郡。

    《史记·秦始皇本纪》:“始皇推终始五德之传,以为周得火德,秦代周德,从所不胜。方今水德之始,改年始,朝贺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节旗皆上黑。数以六为纪,符、法冠皆六寸,而舆六尺,六尺为步,乘六马。更名河曰德水,以为水德之始。刚毅戾深,事皆决于法,刻削毋仁恩和义,然后合五德之数。于是急法,久者不赦。

    丞相绾等言:「诸侯初破,燕、齐、荆地远,不为置王,毋以填之。请立诸子,唯上幸许。」始皇下其议于群臣,群臣皆以为便。廷尉李斯议曰:「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众,然后属疏远,相攻击如仇雠,诸侯更相诛伐,周天子弗能禁止。今海内赖陛下神灵一统,皆为郡县,诸子功臣以公赋税重赏赐之,甚足易制。天下无异意,则安宁之术也。置诸侯不便。」始皇曰:「天下共苦战斗不休,以有侯王。赖宗庙,天下初定,又复立国,是树兵也,而求其宁息,岂不难哉!廷尉议是。」

    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监。”

    统一度量衡。

    《史记·秦始皇本纪》:“更名民曰「黔首」。大酺。收天下兵,聚之咸阳,销以为钟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宫中。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地东至海暨朝鲜,西至临洮、羌中,南至北向户,北据河为塞,并阴山至辽东。徙天下豪富于咸阳十二万户。诸庙及章台、上林皆在渭南。秦每破诸侯,写放其宫室,作之咸阳北阪上,南临渭,自雍门以东至泾、渭,殿屋复道周阁相属。所得诸侯美人钟鼓,以充入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