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疆域变化事件出典(二):商周兴衰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2 商周兴衰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1095年到公元前771年(周幽王被杀,西周结束)。

  • 公元前1095年(商帝乙2年,周文王4年)

    周人伐商。

    《古本竹书纪年》:“帝乙处殷。二年,周人伐商。”

  • 公元前1087年(商帝乙10年,周文王12年)

    帝乙征盂方。

    根据帝乙十祀卜辞及小臣艅犀尊铭文。

    小臣艅犀尊

    小臣艅犀尊铭文:丁巳,王省夔京,王易(赐)小臣艅夔贝,隹(唯)王来正(征)人(夷)方,隹(唯)王十祀又五,肜日。

  • 公元前1066年(商帝辛10年,周文王33年)

    帝辛征人方。

    根据殷墟卜辞。

  • 公元前1061年(商帝辛15年,周文王38年)

    帝辛再征人方。

    根据商朝晚期青铜器铭文。

  • 公元前1057年(商帝辛19年,周文王42年)

    周文王断虞、芮之讼。

    《史记·周本纪》:“西伯阴行善,诸侯皆来决平。于是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只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

    《诗经·大雅·緜》:“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

  • 公元前1056年(商帝辛20年,周文王43年)

    周文王伐犬戎。

    《史记·周本纪》:“明年,伐犬戎。”

  • 公元前1055年(商帝辛21年,周文王44年)

    周文王伐密须。

    《史记·周本纪》:“明年,伐密须。”

  • 公元前1054年(商帝辛22年,周文王45年)

    周文王伐黎。

    《史记·周本纪》:“明年,败耆国。殷之祖伊闻之,惧,以告帝纣。”

    《尚书·西伯勘黎》:“西伯既勘黎,祖伊恐,奔告于王。”

  • 公元前1053年(商帝辛23年,周文王46年)

    周文王伐邘。

    《史记·周本纪》:“明年,伐邘。”

  • 公元前1052年(商帝辛24年,周文王47年)

    周文王伐崇。

    《史记·周本纪》:“明年,伐崇侯虎。”

    周筑丰邑。

    《史记·周本纪》:“而作丰邑,自歧下而徙都丰。”

    《诗经·大雅·文王有声》:“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丰。文王烝哉!”

  • 公元前1050年(商帝辛26年,周文王49年)

    周文王迁都于丰。

    《史记·周本纪》:“而作丰邑,自歧下而徙都丰。”

    《诗经·大雅·文王有声》:“筑城伊淢,作丰伊匹。匪棘其欲,遹追来孝。王后烝哉!王公伊濯,维丰之垣。四方攸同,王后维翰。王后烝哉!”

  • 公元前1049年(商帝辛27年,周文王50年)

    周文王崩,武王继位。

    《史记·周本纪》:“明年,西伯崩,太子发立,是为武王。”

    周武王观兵于盟津。

    《史记·周本纪》:“九年,武王上祭于毕。东观兵,至于盟津。”

  • 公元前1046年(商帝辛30年,周武王3年)

    牧野之战,周师克商。

    《史记·周本纪》:“二月甲子昧爽,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武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曰:「远矣西土之人!」武王曰:「嗟!我有国冢君,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纑、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王曰:「古人有言『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殷王纣维妇人言是用,自弃其先祖肆祀不答,昏弃其家国,遗其王父母弟不用,乃维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俾暴虐于百姓,以奸轨于商国。今予发维共行天之罚。今日之事,不过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夫子勉哉!不过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勉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罴,如豺如离,于商郊,不御克奔,以役西土,勉哉夫子!尔所不勉,其于尔身有戮。 」誓已,诸侯兵会者车四千乘,陈师牧野。”

    《尚书·牧誓》:“武王戎车三百两,虎贲三百人,与商战于牧野,作《牧誓》。”

    帝辛自焚,商朝灭亡。

    《史记·殷本纪》:“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大〕白旗。”

    《史记·周本纪》:“帝纣闻武王来,亦发兵七十万人距武王。武王使师尚父与百夫致师,以大卒驰帝纣师。纣师虽众,皆无战之心,心欲武王亟入。纣师皆倒兵以战,以开武王。武王驰之,纣兵皆崩畔纣。纣走,反入登于鹿台之上,蒙衣其殊玉,自燔于火而死。武王持大白旗以麾诸侯,诸侯毕拜武王,武王乃揖诸侯,诸侯毕从。武王至商国,商国百姓咸待于郊。于是武王使群臣告语商百姓曰:「上天降休!」商人皆再拜稽首,武王亦答拜。遂入,至纣死所。武王自射之,三发而后下车,以轻剑击之,以黄钺斩纣头,县大白之旗。已而至纣之嬖妾二女,二女皆经自杀。武王又射三发,击以剑,斩以玄钺,县其头小白之旗。武王已乃出复军。”

    周武王封帝辛之子武庚于殷商故地,延续商朝祭祀。

    《史记·殷本纪》:“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于是周武王为天子。其后世贬帝号,号为王。而封殷后为诸侯,属周。”

    《史记·周本纪》:“封商纣子禄父殷之余民。”

    《史记·管蔡世家》:“武王已克殷纣,平天下,封功臣昆弟。于是封叔鲜于管,封叔度于蔡:二人相纣子武庚禄父,治殷遗民。”

    《史记·卫康叔世家》:“武王已克殷纣,复以殷余民封纣子武庚禄父,比诸侯,以奉其先祀勿绝。”

    《史记·宋微子世家》:“武王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使管叔、蔡叔傅相之。”

  • 公元前1045年(周武王4年)

    殷商贵族箕子被周武王释放后,率领一部分殷商遗民向北迁徙,建立箕子朝鲜。(注:辽西地区有带“其侯”铭文的青铜器出土,早期箕子朝鲜或在辽西大凌河流域。)

    《史记·殷本纪》:“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

    《史记·周本纪》:“已而命召公释箕子之囚。”

    《史记·宋微子世家》:“于是武王乃封箕子于朝鲜而不臣也。”

    武王崩,成王年幼,周公摄政。

    《史记·周本纪》:“武王病。天下未集,群公惧,穆卜,周公乃祓斋,自为质,欲代武王,武王有瘳。后而崩,太子诵代立,是为成王。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诸侯畔周,公乃摄行政当国。”

    《史记·鲁周公世家》:“其后武王既崩,成王少,在强葆之中。周公恐天下闻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践阼代成王摄行政当国。”

  • 公元前1044年(周成王元年)

    武庚、管叔、蔡叔叛乱。

    《史记·周本纪第四》:“管叔、蔡叔群弟疑周公,与武庚作乱,畔周。”

    《史记·管蔡世家》:“管叔、蔡叔疑周公之为不利于成王,乃挟武庚以作乱。”

  • 公元前1043年(周成王2年)

    奄人、徐人、淮夷叛乱,周公东征。

    《今本竹书纪年》:“二年,奄人、徐人及淮夷入于邶以叛。”

    《逸周书·作雒解》:“周公立相天子,三叔及殷东徐、奄及熊盈以略。”

    《尚书·大诰》:“武王崩,三监及淮夷叛,周公相成王,将黜殷,作《大诰》。”

    《史记·鲁周公世家》:“管、蔡、武庚等果率淮夷而反。周公乃奉成王命,兴师东伐,作《大诰》。”

  • 公元前1042年(周成王3年)

    周公平定武庚叛乱,诛杀管叔鲜,流放蔡叔度。

    《史记·周本纪》:“周公奉成王命,伐诛武庚、管叔,放蔡叔。……初,管、蔡畔周,周公讨之,三年而毕定,故初作《大诰》,次作《微子之命》,次《归禾》,次《嘉禾》,次《康诰》、《酒诰》、《梓材》,其事在周公之篇。”

    《史记·鲁周公世家》:“遂诛管叔,杀武庚,放蔡叔。”

    《史记·管蔡世家》:“周公旦承成王命伐诛武庚,杀管叔,而放蔡叔,迁之,与车十乘,徒七十人从。”

    周灭蒲姑。

    《汉书·地理志》:“薄姑氏与四国共作乱,成王灭之。”

    《今本竹书纪年》:“灭蒲始。”

  • 公元前1041年(周成王4年)

    周公伐淮夷,灭奄。

    《史记·周本纪》:“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残奄,迁其君薄姑。”

    《史记·鲁周公世家》:“宁淮夷东土,二年而毕定。诸侯咸服宗周。”

    《尚书》:“成王东伐淮夷,遂践奄,作《成王政》。”

  • 公元前1040年(周成王5年)

    周公迁殷民于洛邑。

    《尚书·多士》:“成周既成,迁殷顽民,周公以王命诰,作《多士》。惟三月,周公初于新邑洛,用告商王士。”

    鲁、燕、卫、宋受封。

    《史记·周本纪》:“以微子开代殷后,国于宋。颇收殷余民,以封武王少弟封为卫康叔。晋唐叔得嘉谷,献之成王,成王以归周公于兵所。周公受禾东土,鲁天子之命。”

    《史记·鲁周公世家》:“遍封功臣同姓戚者。封周公旦于少昊之虚曲阜,是为鲁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于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于鲁。……收殷余民,以封康叔于卫,封微子于宋,以奉殷祀。”

    《史记·燕召公世家》:“召公奭与周同姓,姓姬氏。周武王之灭纣,封召公于北燕。”

    《史记·卫康叔世家》:“卫康叔名封,周武王同母少弟也。……周公旦以成王命兴师伐殷,杀武庚禄父、管叔,放蔡叔,以武庚殷余民封康叔为卫君,居河、淇间故商墟。”

    《史记·宋微子世家》:“微子开者,殷帝乙之首子而帝纣之庶兄也。……周公既承成王命诛武庚,杀管叔,放蔡叔,乃命微子开代殷后,奉其先祀,作微子之命以申之,国于宋。”

  • 公元前1007年(周康王元年)

    成康之治。

    《史记·周本纪》:“兴正礼乐,度制于是改,而民和睦,颂声兴。……太子钊遂立,是为康王。康王即位,遍告诸侯,宣告以文武之业以申之,作康诰。故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错四十余年不用。”

  • 公元前983年(周康王25年)

    周康王伐鬼方。

    据小盂鼎铭文。

  • 公元前967年(周昭王16年)

    周昭王南征。

    《古本竹书纪年》:“周昭王十六年,伐楚荆,涉汉,遇大兕。”

  • 公元前964年(周昭王19年)

    周昭王再次南征。

    周昭王溺死于汉水。

    《史记·周本纪》:“昭王南巡狩不返,卒于江上。其卒不赴告,讳之也。”

    《史记正义》引《帝王世纪》:“昭王德衰,南征,济于汉,船人恶之,以胶船进王,王御船至中流,胶液船解,王及祭公俱没于水中而崩。其右辛游靡长臂且多力,游振得王,周人讳之。”

    《左传·僖公四年》:“昭王南征而不复。”

    《古本竹书纪年》:“周昭王末年,夜清,五色光贯紫微。其年,王南巡不返。”

  • 公元前951年(周穆王13年)

    周穆王西征犬戎,徐偃王率淮夷伐周。

    《史记·周本纪》:“穆王将征犬戎,祭公谋父谏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观兵。夫兵戢而时动,动则威,观则玩,玩则无震。是故周文公之颂曰:『载戢干戈,载櫜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时夏,允王保之。』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财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乡,以文修之,使之务利而辟害,怀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昔我先王世后稷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弃稷不务,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闲。不敢怠业,时序其德,遵修其绪,修其训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笃,奉以忠信。奕世载德,不忝前人。至于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无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恶于民,庶民不忍,欣载武王,以致戎于商牧。是故先王非务武也,劝恤民隐而除其害也。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夷蛮要服,戎翟荒服。甸服者祭,侯服者祀,宾服者享,要服者贡,荒服者王。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终王。先王之顺祀也,有不祭则修意,有不祀则修言,有不享则修文,有不贡则修名,有不王则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于是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让不贡,告不王。于是有刑罚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讨之备,有威让之命,有文告之辞。布令陈辞而有不至,则增修于德,无勤民于远。是以近无不听,远无不服。今自大毕、伯士之终也,犬戎氏以其职来王,天子曰『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观之兵』,无乃废先王之训,而王几顿乎?吾闻犬戎树敦,率旧德而守终纯固,其有以御我矣。」王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

    《古本竹书纪年》:“穆王西征,至于青鸟所解。”

    《韩非子·五蠹》:“徐偃王处汉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割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

    《后汉书·东夷列传》:“后徐夷僭号,乃率九夷以伐宗周,西至河上。”

  • 公元前950年(周穆王14年)

    周穆王伐徐。

    《史记·秦本纪》:“造父以善御幸于周缪王,得骥、温骊、骅骝、騄耳之驷,西巡狩,乐而忘归。徐偃王作乱,造父为缪王御,长驱归周,一日千里以救乱。”

    《史记·赵世家》:“缪王使造父御,西巡狩,见西王母,乐之忘归。而徐偃王反,缪王日驰千里马,攻徐偃王,大破之。”

  • 公元前927年(周穆王37年)

    周穆王伐越,东至九江。

    《古本竹书纪年》:“穆王三十七年,伐越,大起九师,东至于九江,叱鼋鼍以为梁。”

  • 公元前919年(周共王4年)

    周共王灭密。

    《史记·周本纪》:“共王游于泾上,密康公从,有三女饹之。其母曰:「必致之王。夫兽三为群,人三为众,女三为粲。王田不取群,公行不下众,王御不参一族。夫粲,美之物也。众以美物归女,而何德以堪之?王犹不堪,况尔之小丑乎!小丑备物,终必亡。」康公不献,一年,共王灭密。”

  • 公元前899年(周懿王元年)

    周室始衰。

    《史记·周本纪》:“共王崩,子懿王畑立。懿王之时,王室遂衰,诗人作刺。”

    《今本竹书纪年》:“懿王之世,兴起无节,号令不时,挈壶氏不能共其职,于是诸侯携德。 ”

  • 公元前885年(周懿王15年)

    周懿王自宗周迁于犬丘。

    《汉书·地理志第八上》:“右扶风槐里,周曰犬丘,懿王都之。 ”

    《今本竹书纪年》:“十五年,王自宗周迁于槐里。”

  • 公元前879年(周懿王21年)

    虢公北伐犬戎,大败。

    《今本竹书纪年》:“二十一年,虢公帅师北伐犬戎,败逋。 ”

  • 公元前875年(周孝王元年)

    周懿王崩,其叔辟方夺位,是为周孝王。

    《史记·周本纪》:“懿王崩,共王弟辟方立,是为孝王。”

    孝王将都城迁回镐京。

    未寻到出处。根据《史记》非子居犬丘,《今本竹书纪年》孝王时西戎来献马等说法,可能周孝王时都城已不在犬丘,且西戎已服周,可以回到宗周镐京。

    申侯伐西戎。

    《今本竹书纪年》:“命申侯伐西戎。”

    秦非子被封为附庸。

    《史记·秦本纪》:“非子居犬丘,好马及畜,善养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马于汧渭之闲,马大蕃息。孝王欲以为大骆适嗣。申侯之女为大骆妻,生子成为适。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郦山之女,为戎胥轩妻,生中潏,以亲故归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复与大骆妻,生适子成。申骆重婚,西戎皆服,所以为王。王其图之。」于是孝王曰:「昔伯翳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今其后世亦为朕息马,朕其分土为附庸。」邑之秦,使复续嬴氏祀,号曰秦嬴。”

  • 公元前863年(周夷王7年)

    周夷王命虢公伐太原之戎,获马千匹。

    《古本竹书纪年》:“夷王衰弱,荒服不朝,乃命虢公率六师,伐太原之戎,至于俞泉,获马千匹。”

    楚子熊渠僭号,封其三子为王。楚人西征庸国,东伐扬越。

    《史记·楚世家》:“熊渠生子三年。当周夷王之时,王室微,诸侯或不朝,相伐。熊渠甚得江汉间民和,乃兴兵伐庸、杨粤,至于鄂。熊渠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乃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蛮之地。”

  • 公元前855年(周厉王3年)

    周厉王伐淮夷。

    《后汉书·东夷列传》:“厉王无道,淮夷入寇,王命虢仲征之,不克。”

    《今本竹书纪年》:“三年,淮夷侵洛,王命虢公长父征之,不克。”

  • 公元前841年(共和元年)

    国人暴动,周厉王出奔彘地。

    《史记·周本纪》:“王行暴虐侈傲,国人谤王。……于是国莫敢出言,三年,乃相与畔,袭厉王。厉王出奔於彘。”

    《国语·周语》:“厉王虐,国人谤王。邵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邵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蒙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其原隰之有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其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王不听,于是国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共伯和(共国国君,名和)代理政事。(注:此处依照《清华简·系年》《古本竹书纪年》的记载,不采用《史记》“周、召二公共和行政”的说法。)

    《古本竹书纪年》:“王既亡,有共伯和者摄行天子事。”

    《清华简·系年》:“至于厉王,厉王大虐于周,卿、李、诸正、万民弗刃(忍)于厥心,乃归厉王于彻(彘),龙(共)伯和立。”

    《史记·周本纪》:“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

    周厉王末年以来,戎狄大规模入侵周朝,西犬丘一带的大骆之族被西戎灭亡。

    《史记·秦本纪》:“秦仲立三年,周厉王无道,诸侯或叛之。西戎反王室,灭犬丘大骆之族。”

  • 公元前828年(共和14年)

    周厉王在彘地去世,召穆公拥立厉王的太子静即位,是为周宣王。共伯和代理政事结束。

    《史记·周本纪》:“共和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太子静长于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为王,是为宣王。”

  • 公元前824年(周宣王4年)

    秦仲伐西戎。

    《古本竹书纪年》:“及宣王立,四年,使秦仲伐戎,为戎所杀。 ”

    《史记·秦本纪》:“周宣王即位,乃以秦仲为大夫,诛西戎。西戎杀秦仲。秦仲立二十三年,死于戎。”

  • 公元前823年(周宣王5年)

    周宣王派遣方叔率军伐楚。

    《诗经·小雅·采芑》:“蠢尔蛮荆,大邦为仇。方叔元老,克壮其犹。”

    《今本竹书纪年》:“秋八月,方叔帅师伐荆蛮。”

  • 公元前822年(周宣王6年)

    周宣王伐淮夷。

    《诗经·大雅·江汉》:“江汉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游,淮夷来求。既出我车,既设我旟。匪安匪舒,淮夷来铺。”

    《今本竹书纪年》:“六年,召穆公帅师伐淮夷。”

    西戎杀秦仲。

    《古本竹书纪年》:“及宣王立,四年,使秦仲伐戎,为戎所杀。 ”

    《史记·秦本纪》:“周宣王即位,乃以秦仲为大夫,诛西戎。西戎杀秦仲。秦仲立二十三年,死于戎。”

    楚子熊霜去世,楚国内乱。

    《史记·楚世家》:“熊霜元年,周宣王初立。熊霜六年,卒,三弟争立。仲雪死;叔堪亡,避难于濮;而少弟季徇立,是为熊徇。”

  • 公元前816年(周宣王12年)

    周宣王命虢宣公伐犬戎。

    据虢季子白盘铭文。

    周宣王迫使鲁武公废长立幼。

    《史记·鲁周公世家》:“武公九年春,武公与长子括,少子戏,西朝周宣王。宣王爱戏,欲立戏为鲁太子。周之樊仲山父谏宣王曰:「废长立少,不顺;不顺,必犯王命;犯王命,必诛之:故出令不可不顺也。令之不行,政之不立;行而不顺,民将弃上。夫下事上,少事长,所以为顺。今天子建诸侯,立其少,是教民逆也。若鲁从之,诸侯效之,王命将有所壅;若弗从而诛之,是自诛王命也。诛之亦失,不诛亦失,王其图之。」宣王弗听,卒立戏为鲁太子。夏,武公归而卒,戏立,是为懿公。”(另见《国语·周语》)

    《史记·周本纪》:“十二年,鲁武公来朝。”

    齐人弑齐厉公。

    《史记·齐太公世家》:“二十六年,武公卒,子厉公无忌立。厉公暴虐,故胡公子复入齐,齐人欲立之,乃与攻杀厉公。胡公子亦战死。齐人乃立厉公子赤为君,是为文公,而诛杀厉公者七十人。”

  • 公元前802年(周宣王26年)

    晋穆侯伐千亩之戎。

    《史记·晋世家》:“穆侯四年,取齐女姜氏为夫人。七年,伐条。生太子仇。十年,伐千亩,有功。”

  • 公元前797年(周宣王31年)

    周宣王伐太原之戎。

    《后汉书·西羌传》:“及宣王立四年,使秦仲伐戎,为戎所杀。王乃召秦仲子庄公,与兵七千人伐戎,破之,由是少却。后二十七年,王遣兵伐太原戎,不克。”

    《古本竹书纪年》:“后二十七年,王遣兵伐太原戎,不克。”

  • 公元前792年(周宣王36年)

    周宣王伐条戎、奔戎,王师大败。

    《后汉书·西羌传》:“后二十七年,王遣兵伐太原戎,不克。后五年,王伐条戎、奔戎,王师败绩。”

    《古本竹书纪年》:“后五年,王伐条戎、奔戎,王师败绩。 ”

  • 公元前790年(周宣王38年)

    晋穆侯大破北戎于汾隰,戎人灭姜侯之邑。

    《后汉书·西羌传》:“后五年,王伐条戎、奔戎,王师败绩。后二年,晋人败北戎于汾隰,戎人灭姜侯之邑。”

    《古本竹书纪年》:“后二年,晋人败北戎于汾隰,戎人灭姜侯之邑。”

  • 公元前789年(周宣王39年)

    周宣王伐姜戎,战于千亩,王师大败。

    《史记·周本纪》:“三十九年,战于千亩,王师败绩于姜氏之戎。”

  • 公元前779年(周幽王3年)

    周幽王宠褒姒。

    《史记·周本纪》:“三年,幽王嬖爱褒姒。褒姒生子伯服,幽王欲废太子。太子母申侯女,而为后。”

    伯士伐六济之戎,大败。

    《后汉书·西羌传》:“后十年,幽王命伯士伐六济之戎,军败,伯士死焉。”(并见《古本竹书纪年》)

  • 公元前776年(周幽王6年)

    西戎围西犬丘,秦襄公迁居汧。

    《史记·秦本纪》:“襄公二年,戎围犬丘,世父击之,为戎人所虏。”

    《史记正义》引《帝王世纪》:“秦襄公二年,徙都汧。”

  • 公元前774年(周幽王8年)

    周幽王废太子宜臼,太子宜臼出奔西申。

    《古本竹书纪年》:“平王奔西申,而立伯盘以为太子。”

    幽王立伯服(褒姒所生)为太子。

    《史记·周本纪》:“当幽王三年,王之后宫见而爱之,生子伯服,竟废申后及太子,以褒姒为后,伯服为太子。”

    《古本竹书纪年》:“幽王八年,立褒姒之子曰伯服,为太子。”

    郑桓公东迁。

    《史记·郑世家》:“郑桓公友者,周厉王少子而宣王庶弟也。宣王立二十二年,友初封于郑。封三十三岁,百姓皆便爱之。幽王以为司徒。和集周民,周民皆说,河雒之闲,人便思之。为司徒一岁,幽王以褒后故,王室治多邪,诸侯或畔之。于是桓公问太史伯曰:「王室多故,予安逃死乎?」太史伯对曰:「独雒之东土,河济之南可居。」公曰:「何以?」对曰:「地近虢、郐,虢、郐之君贪而好利,百姓不附。今公为司徒,民皆爱公,公诚请居之,虢、郐之君见公方用事,轻分公地。公诚居之,虢、郐之民皆公之民也。」公曰:「吾欲南之江上,何如?」对曰:「昔祝融为高辛氏火正,其功大矣,而其于周未有兴者,楚其后也。周衰,楚必兴。兴,非郑之利也。」公曰:「吾欲居西方,何如?」对曰:「其民贪而好利,难久居。」公曰:「周衰,何国兴者?」对曰:「齐、秦、晋、楚乎?夫齐,姜姓,伯夷之后也,伯夷佐尧典礼。秦,嬴姓,伯翳之后也,伯翳佐舜怀柔百物。及楚之先,皆尝有功于天下。而周武王克纣后,成王封叔虞于唐,其地阻险,以此有德与周衰并,亦必兴矣。」桓公曰:「善。」于是卒言王,东徙其民雒东,而虢、郐果献十邑,竟国之。”

  • 公元前772年(周幽王10年)

    周幽王伐西申。

    《国语·郑语》:“王欲杀太子以成伯服,必求之申,申人弗畀,必伐之。若伐申,而缯与西戎会以伐周,周不守矣!”

    《今本竹书纪年》:“王师伐申。”

  • 公元前771年(周幽王11年)

    犬戎攻陷镐京,杀周幽王、太子伯服。

    《史记·周本纪》:“幽王以虢石父为卿,用事,国人皆怨。石父为人佞巧善谀好利,王用之。又废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与缯、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举烽火征兵,兵莫至。遂杀幽王骊山下,虏褒姒,尽取周赂而去。”

    《今本竹书纪年》:“申人、鄫人及犬戎入宗周,弑王及郑桓公。犬戎杀王子伯服。执褒姒以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