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10 大秦一统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335年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

  • 公元前335年(周显王34年)

    主要诸侯:秦惠文王、楚威王、齐威王、赵肃侯、魏惠王、韩昭侯、燕文公、越王无彊、宋剔成、鲁景公、卫平侯、中山成公

    楚威王攻韩、魏,取阳翟、鲁阳。

    未找到记载。但据《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载:“韩、魏固不攻楚。韩之攻楚,覆其军,杀其将,则叶、阳翟危。”阳翟之前为韩所有,而语境中为齐人劝说越王攻打楚国,应为楚国为守护阳翟不被北方的韩国攻占,不敢贸然调兵的意思,这意味着在这之前楚国已经夺回阳翟一带。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9 变法图强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403年到公元前338年(商鞅去世)。

  • 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23年)

    主要诸侯:秦简公、楚声王、齐康公、赵烈侯魏文侯韩景侯、燕简公、越王翳、宋休公、鲁穆公、卫慎公、郑繻公、晋烈公

    周威烈王封韩、赵、魏三家为诸侯。三家分晋。

    《史记·周本纪》:“威烈王二十三年,九鼎震。命韩、魏、赵为诸侯。”

    《史记·晋世家》:“烈公十九年,周威烈王赐赵、韩、魏皆命为诸侯。”

    《史记·赵世家》:“六年,魏、韩、赵皆相立为诸侯,追尊献子为献侯。”

    《史记·魏世家》:“二十二年,魏、赵、韩列为诸侯。”

    《史记·韩世家》:“六年,与赵、魏俱得列为诸侯。”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8 三家分晋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461年到公元前403年(三家分晋)。

  • 公元前461年(周贞定王8年)

    主要诸侯:晋出公、楚惠王、齐平公、秦厉共公、宋后昭公、鲁悼公、卫敬公、郑哀公、蔡声侯、燕孝公、越王鹿郢

    秦厉共公灭大荔。

    《史记·秦本纪》:“十六年,堑河旁。以兵二万伐大荔,取其王城。”

  • 公元前458年(周贞定王11年)

    主要诸侯:晋出公、楚惠王、齐平公、秦厉共公、宋后昭公、鲁悼公、卫敬公、郑哀公、蔡声侯、燕孝公、越王鹿郢

    晋国智瑶率军灭仇由。

    《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游腾为周说楚王曰:「知伯之伐仇犹,遗之广车,因随之以兵,仇犹遂亡。何则?无备故也。齐桓公伐蔡,号曰诛楚,其实袭蔡。今秦,虎狼之国,使樗里子以车百乘入周,周以仇犹、蔡观焉,故使长戟居前,强弩在后,名曰卫疾,而实囚之。且夫周岂能无忧其社稷哉?恐一旦亡国以忧大王。」”

    《韩非子·说林下》:“知伯将伐仇由,而道难不通,乃铸大钟遗仇由之君。仇由之君大说,除道将内之。赤章曼枝曰:「不可。此小之所以事大也,而今也大以来,卒必随之,不可内也。」仇由之君不听,遂内之。赤章曼枝因断毂而驱,至于齐,七月而仇由亡矣。”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7 吴越春秋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522年到公元前464年(越王勾践去世)。

  • 公元前522年(周景王23年)

    主要诸侯:晋顷公、楚平王、齐景公、秦哀公、宋元公、鲁昭公、卫灵公、郑定公、陈惠公、蔡平侯、曹悼公、燕平公、吴王僚

    春,楚平王驱逐太子建、杀死太傅伍奢。伍奢之子伍子胥出奔吴国。

    《左传·昭公二十年》:“费无极言于楚子曰:「建与伍奢将以方城之外叛。自以为犹宋、郑也,齐、晋又交辅之,将以害楚。其事集矣。」王信之,问伍奢。伍奢对曰:「君一过多矣,何言于谗?」王执伍奢。使城父司马奋扬杀大子,未至,而使遣之。三月,大子建奔宋。王召奋扬,奋扬使城父人执己以至。王曰:「言出于余口,入于尔耳,谁告建也?」对曰:「臣告之。君王命臣曰:『事建如事余。』臣不佞,不能苟贰。奉初以还,不忍后命,故遣之。既而悔之,亦无及已。」王曰:「而敢来,何也?」对曰:「使而失命,召而不来,是再奸也。逃无所入。」王曰:「归。」从政如他日。

    无极曰:「奢之子材,若在吴,必忧楚国,盍以免其父召之。彼仁,必来。不然,将为患。」王使召之,曰:「来,吾免而父。」棠君尚谓其弟员曰:「尔适吴,我将归死。吾知不逮,我能死,尔能报。闻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也;亲戚为戮,不可以莫之报也。奔死免父,孝也;度功而行,仁也;择任而往,知也;知死不辟,勇也。父不可弃,名不可废,尔其勉之,相从为愈。」伍尚归。奢闻员不来,曰:「楚君、大夫其旰食乎!」楚人皆杀之。

    员如吴,言伐楚之利于州于。公子光曰:「是宗为戮而欲反其仇,不可从也。」员曰:「彼将有他志。余姑为之求士,而鄙以待之。」乃见鱄设诸焉,而耕于鄙。”

    《史记·楚世家》:“平王二年,使费无忌如秦为太子建取妇。妇好,来,未至,无忌先归,说平王曰:「秦女好,可自娶,为太子更求。」平王听之,卒自娶秦女,生熊珍。更为太子娶。是时伍奢为太子太傅,无忌为少傅。无忌无宠于太子,常谗恶太子建。建时年十五矣,其母蔡女也,无宠于王,王稍益疏外建也。

    六年,使太子建居城父,守边。无忌又日夜谗太子建于王曰:「自无忌入秦女,太子怨,亦不能无望于王,王少自备焉。且太子居城父,擅兵,外交诸侯,且欲入矣。」平王召其傅伍奢责之。伍奢知无忌谗,乃曰:「王奈何以小臣疏骨肉?」无忌曰:「今不制,后悔也。」于是王遂囚伍奢。乃令司马奋扬召太子建,欲诛之。太子闻之,亡奔宋。

    无忌曰:「伍奢有二子,不杀者为楚国患。盍以免其父召之,必至。」于是王使使谓奢:「能致二子则生,不能将死。」奢曰: 「尚至,胥不至。」王曰:「何也?」奢曰:「尚之为人,廉,死节,慈孝而仁,闻召而免父,必至,不顾其死。胥之为人,智而好谋,勇而矜功,知来必死,必不来。然为楚国忧者必此子。」于是王使人召之,曰:「来,吾免尔父。」伍尚谓伍胥曰:「闻父免而莫奔,不孝也;父戮莫报,无谋也;度能任事,知也。子其行矣,我其归死。」伍尚遂归。伍胥弯弓属矢,出见使者,曰:「父有罪,何以召其子为?」将射,使者还走,遂出奔吴。伍奢闻之,曰:「胥亡,楚国危哉。」楚人遂杀伍奢及尚。”

    《史记·吴太伯世家》:“五年,楚之亡臣伍子胥来奔,公子光客之。公子光者,王诸樊之子也。常以为吾父兄弟四人,当传至季子。季子即不受国,光父先立。即不传季子,光当立。阴纳贤士,欲以袭王僚。”

    《史记·伍子胥列传》:“顷之,无忌又日夜言太子短于王曰:「太子以秦女之故,不能无怨望,愿王少自备也。自太子居城父,将兵,外交诸侯,且欲入为乱矣。」平王乃召其太傅伍奢考问之。伍奢知无忌谗太子于平王,因曰:「王独奈何以谗贼小臣疏骨肉之亲乎?」无忌曰:「王今不制,其事成矣。王且见禽。」于是平王怒,囚伍奢,而使城父司马奋扬往杀太子。行未至,奋扬使人先告太子:「太子急去,不然将诛。」太子建亡奔宋。

    无忌言于平王曰:「伍奢有二子,皆贤,不诛且为楚忧。可以其父质而召之,不然且为楚患。」王使使谓伍奢曰:「能致汝二子则生,不能则死。」伍奢曰:「尚为人仁,呼必来。员为人刚戾忍訽,能成大事,彼见来之并禽,其势必不来。」王不听,使人召二子曰:「来,吾生汝父;不来,今杀奢也。」伍尚欲往,员曰:「楚之召我兄弟,非欲以生我父也,恐有脱者后生患,故以父为质,诈召二子。二子到,则父子俱死。何益父之死?往而令雠不得报耳。不如奔他国,借力以雪父之耻,俱灭,无为也。」伍尚曰:「我知往终不能全父命。然恨父召我以求生而不往,后不能雪耻,终为天下笑耳。」谓员:「可去矣!汝能报杀父之雠,我将归死。」尚既就执,使者捕伍胥。伍胥贯弓执矢向使者,使者不敢进,伍胥遂亡。闻太子建之在宋,往从之。奢闻子胥之亡也,曰:「楚国君臣且苦兵矣。」伍尚至楚,楚并杀奢与尚也。

    伍胥既至宋,宋有华氏之乱,乃与太子建俱奔于郑。郑人甚善之。太子建又适晋,晋顷公曰:「太子既善郑,郑信太子。太子能为我内应,而我攻其外,灭郑必矣。灭郑而封太子。」太子乃还郑。事未会,会自私欲杀其从者,从者知其谋,乃告之于郑。郑定公与子产诛杀太子建。建有子名胜。伍胥惧,乃与胜俱奔吴。到昭关,昭关欲执之。伍胥遂与胜独身步走,几不得脱。追者在后。至江,江上有一渔父乘船,知伍胥之急,乃渡伍胥。伍胥既渡,解其剑曰:「此剑直百金,以与父。」父曰:「楚国之法,得伍胥者赐粟五万石,爵执珪,岂徒百金剑邪!」不受。伍胥未至吴而疾,止中道,乞食。至于吴,吴王僚方用事,公子光为将。伍胥乃因公子光以求见吴王。”

    冬,宋国爆发华、向之乱。

    《左传·昭公二十年》:“宋元公无信多私,而恶华、向。华定、华亥与向宁谋曰:「亡愈于死,先诸?」华亥伪有疾,以诱群公子。公子问之,则执之。夏六月丙申,杀公子寅、公子御戎、公子朱、公子固、公孙援、公孙丁、拘向胜、向行于其廪。公如华氏请焉,弗许,遂劫之。癸卯,取大子栾与母弟辰、公子地以为质。公亦取华亥之子无戚、向宁之子罗、华定之子启,与华氏盟,以为质。

    ……

    宋华、向之乱,公子城、公孙忌、乐舍、司马强、向宜、向郑、楚建、郳甲出奔郑。其徒与华氏战于鬼阎,败子城。子城适晋。华亥与其妻必盥而食所质公子者而后食。公与夫人每日必适华氏,食公子而后归。华亥患之,欲归公子。向宁曰:「唯不信,故质其子。若又归之,死无日矣。」公请于华费遂,将攻华氏。对曰:「臣不敢爱死,无乃求去忧而滋长乎!臣是以惧,敢不听命?」公曰:「子死亡有命,余不忍其呴。」冬十月,公杀华、向之质而攻之。戊辰,华、向奔陈,华登奔吴。向宁欲杀大子,华亥曰:「干君而出,又杀其子,其谁纳我?且归之有庸。」使少司寇牼以归,曰:「子之齿长矣,不能事人,以三公子为质,必免。」公子既入,华牼将自门行。公遽见之,执其手曰:「余知而无罪也,入,复而所。」”

    《史记·宋微子世家》:“十年,元公毋信,诈杀诸公子,大夫华、向氏作乱。楚平王太子建来奔,见诸华氏相攻乱,建去如郑。”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6 世主夏盟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590年到公元前523年(伍子胥奔吴前)。

  • 公元前590年(周定王17年)

    主要诸侯:晋景公、楚共王、齐顷公、秦桓公、宋文公、鲁成公、卫穆公、郑襄公、陈成公、蔡景侯、曹宣公、燕宣公

    春,晋景公派遣瑕嘉调解周王室和茅戎的冲突。周朝卿士刘康公无视调解,强行进攻茅戎,结果以失败告终。

    《左传·成公元年》:“元年春,晋侯使瑕嘉平戎于王,单襄公如晋拜成。刘康公徼戎,将遂伐之。叔服曰:「背盟而欺大国,此必败。背盟,不祥;欺大国,不义;神人弗助,将何以胜?」不听,遂伐茅戎。三月癸未,败绩于徐吾氏。”

    鲁国为了防备齐国入侵,制定“丘甲”制度。

    《左传·成公元年》:“为齐难故,作丘甲。”

    《榖梁传·成公元年》:“三月,作丘甲。作,为也。丘为甲也。丘甲,国之事也。丘作甲,非正也。丘作甲之为非正何也?古者立国家,百官具,农工皆有职以事上。古者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农民,有工民。夫甲,非人人之所能为也。丘作甲,非正也。”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5 晋文楚庄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642年到公元前591年(楚庄王去世)。

  • 公元前642年(周襄王10年)

    主要诸侯:晋惠公、楚成王、齐孝公、秦穆公、宋襄公、鲁僖公、卫文公、郑文公、陈穆公、蔡庄侯、曹共公、燕襄公

    正月,宋襄公出兵护送太子昭回国。

    《左传·僖公十八年》:“十八年春,宋襄公以诸侯伐齐。”

    《春秋》:“十有八年春王正月,宋公、曹伯、卫人、邾人伐齐。”

    《史记·齐太公世家》:“孝公元年三月,宋襄公率诸侯兵送齐太子昭而伐齐。”

    三月,齐国人杀死公子无亏,接纳太子昭。公子潘、公子商人、公子元、公子雍不服,再次驱逐太子昭。

    《左传·僖公十八年》:“三月,齐人杀无亏。……齐人将立孝公,不胜,四公子之徒遂与宋人战。”

    《史记·齐太公世家》:“齐人恐,杀其君无诡。齐人将立太子昭,四公子之徒攻太子,太子走宋,宋遂与齐人四公子战。”

    五月,宋襄公再次出兵伐齐,在甗地把四公子的党羽打得大败,顺利在杞国拥立了太子昭,是为齐孝公。

    《左传·僖公十八年》:“夏五月,宋败齐师于甗,立孝公而还。”

    《春秋》:“五月戊寅,宋师及齐师战于甗。齐师败绩。狄救齐。”

    《史记·齐太公世家》:“五月,宋败齐四公子师而立太子昭,是为齐孝公。宋以桓公与管仲属之太子,故来征之。”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4 九合诸侯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700年到公元前643年(齐桓公去世)。

  • 公元前700年(周桓王20年)

    主要诸侯:晋侯缗(翼)、曲沃武公(曲沃)、楚武王、齐僖公、秦出子、宋庄公、鲁桓公、卫宣公、郑厉公、陈厉公、蔡桓侯、曹庄公、燕宣侯

    楚武王派遣观丁父率军攻灭州、飂。

    《左传·哀公十七年》:“子谷曰:「观丁父,鄀俘也,武王以为军率,是以克州、蓼,服随、唐,大启群蛮。彭仲爽,申俘也,文王以为令尹,实县申、息,朝陈、蔡,封畛于汝。唯其任也,何贱之有?」”

    郧、贰、轸等国也相继被楚国灭亡,随、唐两国向楚国表示臣服。

    《左传·桓公十一年》:“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莫敖患之。斗廉曰:「郧人军其郊,必不诫,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于郊郢,以御四邑。我以锐师宵加于郧,郧有虞心而恃其城,莫有斗志。若败郧师,四邑必离。」莫敖曰:「盍请济师于王?」对曰:「师克在和,不在众。商、周之不敌,君之所闻也。成军以出,又何济焉?」莫敖曰:「卜之?」对曰:「卜以决疑,不疑何卜?」遂败郧师于蒲骚,卒盟而还。”

    冬,郑、鲁联军伐宋。

    《左传·桓公十二年》:“公欲平宋、郑。秋,公及宋公盟于句渎之丘。宋成未可知也,故又会于虚。冬,又会于龟。宋公辞平,故与郑伯盟于武父。遂帅师而伐宋,战焉,宋无信也。

    君子曰:「苟信不继,盟无益也。《诗》云:『君子屡盟,乱是用长。』无信也。」”

    楚武王率军伐绞,强迫绞国订立城下之盟。

    《左传·桓公十二年》:“楚伐绞,军其南门。莫敖屈瑕曰:「绞小而轻,轻则寡谋,请无扞采樵者以诱之。」从之。绞人获三十人。明日,绞人争出,驱楚役徒于山中。楚人坐其北门,而覆诸山下,大败之,为城下之盟而还。”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3 郑国小霸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701年(郑庄公去世)。

  • 公元前770年(周平王元年)

    主要诸侯:晋文侯、楚若敖、齐前庄公、秦襄公、宋戴公、鲁孝公、卫武公、郑桓公、陈平公、蔡僖侯、曹惠公、燕顷侯

    (注:《史记·郑世家》记载郑桓公死于上一年,有误。此处据《左传》《公羊传》《韩非子》改正)

    《史记·郑世家》:“二岁,犬戎杀幽王于骊山下,并杀桓公。”

    《国语·郑语》:“桓公为司徒,甚得周众与东土之人,问于史伯曰:「王室多故,余惧及焉,其何所可以逃死?」”

    《韩非子·内储说下六微》:“郑桓公将欲袭郐,先问郐之豪杰、良臣、辩智、果敢之士,尽与姓名,择郐之良田赂之,为官爵之名而书之,因为设坛场郭门之外而埋之,衅之以鸡豭,若盟状。郐君以为内难也而尽杀其良臣。桓公袭郐,遂取之。”

    《古本竹书纪年》:“晋文侯十二年,周宣王子多父伐郐,克之。乃居郑父之丘,名之曰郑,是曰桓公。”

    周幽王被杀后,虢公在虢地拥立王子余臣(幽王弟),是为周携王。周携王与之前申侯(西申)拥立的周平王(幽王子)并立,周王室出现“二王并立”的局面。在晋文侯的主导下,周平王从西申东迁洛邑。秦襄公楚兵护送平王东迁,因功由附庸升为诸侯。

    阅读全文 »

文字来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化新版2 商周兴衰

该篇所述时间从公元前1095年到公元前771年(周幽王被杀,西周结束)。

  • 公元前1095年(商帝乙2年,周文王4年)

    周人伐商。

    《古本竹书纪年》:“帝乙处殷。二年,周人伐商。”

阅读全文 »

作为一个相当折腾的人,总要折腾出一些什么东西来才能够掩盖我战略上的懒惰。于是这就干脆把博客给IPv6化了,今后就算是纯IPv6网络的用户也能够访问我的博客了!

但是把博客全面部署IPv6的过程却充满了曲折。

阅读全文 »